山本耀司:我們都是被嫌棄的人、被討厭的人。

“我們都是被嫌棄的人、被討厭的人、不被喜歡的人。如果不介意自己被嫌棄,反而一直努力的話,反倒會變成受人喜愛的人。”-山本耀司

2020-05-10-2466位訪客-作者:0708品牌設計

山本耀司,1943年出生于日本,日文名Yohji Yamamoto,是世界時裝日本浪潮的設計師和新掌門人。他以簡潔而富有韻味、線條流暢、反時尚的設計風格而著稱。


人性中有一個特點,就是往往以自己的標準來衡量他人。當與人接觸的時候,看到對方跟自己相像的地方,自然就會夸贊并認可。發現對方和自己的的共同點越多,你就會越喜歡對方,甚至會讓你有一種一見鐘情的感覺。性格相似會影響到價值觀也相似。





不得不說時尚界的更新換代速度已經達到難以想象的地步,為了讓品牌得以延續,為了迎合更多千禧一代的喜好,為了獲得更多的商業利潤,時尚界呈現出一片百花爭艷的繁華景象。


不過就在百花爭艷中,總有那么幾個特立獨行的存在,Yohji Yamamoto就是之一。


印象中的山本耀司,是一個只穿黑色、言語犀利、滿面胡渣、愛抽煙的傲嬌小老頭。與其他日本人的溫和、克制大相徑庭。


他譏諷全身大牌的年輕人惡俗,他曾言“所有的快時尚都是垃圾”,他公開宣稱自己是“壞人”,他批評日本未為侵略戰爭完全贖罪,每一句都語出驚人。


在時尚界,山本耀司不愛國,也不媚外,與所謂的潮流背道而馳,用著自己的“反時尚”風格,打下了一片江山,創立了自己的個人品牌。





山本耀司曾說“黑色是一種最有態度的顏色,他分明在表達,我不煩你,你也別煩我。






山本耀司對時尚與美的理解總是那么與眾不同,以至于當他在2009年因金融海嘯宣布破產時,并沒有讓太多人感到驚愕。


的確,與Coco Chanel、Armani這樣商業成功的時尚界巨頭相比,習慣于逆潮流而行的山本耀司更像是一個特立獨行的詩人,公司從來不是他工作的重心,在大多數時間里,他都是一個躲在工作室里創作的設計師,像個剛學會畫畫的孩子般癡迷。


“美國的一位記者曾對我說,山本耀司你根本沒有獲得成功,因為你從來沒發過財。我回應他說,我覺得自己很成功,因為我們判斷成功的標準不一樣。我通過我的服裝表達了自己的創意和想法,這就足夠了。”山本耀司表示,“如果你擁有太多的財富,就可能反而會被這些東西所掌握。這對于一個設計師而言,并不是件好事。”


而他對黑色的認知及執念,卻均源自于兒時的經歷。那個時候,黑色,就是他生活的底色。


右一:幼時的山本耀司

山本耀司的父親,本是一位普通的漁民,后在戰爭時期被征集入隊。在他一歲時,他的父親戰死沙場,年幼的他自此與母親相依為命,也讓他憎恨日本老一代的政客。


他的母親對于他的教育是傳統的,但對自己卻是苛刻的。失去丈夫的她,把山本耀司送回娘家,自己學習西式裁縫。學成后,便開設了一家裁縫店。

而這也正是山本耀司在之后步入時裝行業的契機。


在日本當時男權社會的時代,女性出來創業并非一件易事。為了養家,他的母親每天工作16個小時,幾乎沒有時間來陪他。

在他的眼里,母親就是當時日本女性反抗精神的代表。


山本耀司與其母親


自他的父親去世后,他的母親穿著嚴肅,幾乎都是黑色哀悼服,與當時活躍的女性們身上的鮮艷截然相反。山本耀司曾說:“她讓我意識到冷靜、節制的美”,讓黑色不再是一個顏色,而是童年的山本體味更深的生活底色。

他的設計與品牌

也曾被人嫌棄、抨擊


1965年身在巴黎的山本耀司


和許多單身的媽媽一樣,山本耀司的母親也希望他可以成材,成為一名能掙大錢的律師。而他也為了母親能過上更有保障的生活,順利考入日本久負盛名的慶應大學并獲得法律學位。

然而,也許是受到母親反抗精神的影響,年輕的他并不想困在母親為自己畫下的人生軌跡下前行,更不想過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。

大學畢業后,從巴黎回歸的他,也決心留在母親的裁縫店幫助母親。


對于他的決定,他的母親也是很無奈,唯有告訴他“想要在裁縫店幫忙,又不想被笑話,好歹也去時裝學院學習吧”。這話卻正中山本耀司下懷,1966年,他前往日本服裝學院進修,開啟了他的設計人生。


早年的他,看不慣世俗的觀念、不喜歡小資產階級情調、更厭惡規范日本人生活的條條框框。也讓他在學習之中,將骨子里的“反抗”漸漸融進他的設計之中。


1969年,他拿下了日本裝苑獎,評委更是以“久違了,重量級新人”來評價26歲的他。

同年,他拿下了學院設計獎的遠藤獎,其中不僅有他希望得到的獎金,更包含一張巴黎的往返機票。

不過,聰明的他,為自己拉了贊助,以日本服裝公司“巴黎調研”的身份,帶著資金飛往巴黎,勢要讓自己的設計闖出國門。而這,也正是他碰壁的開始。


山本耀司設計手稿


備受打擊的他,曾一度用“跌入絕望的深谷”來形容自己,喝酒、抽煙,便是他的常態。

經過兩年的學習后,他回到日本,決心重新開始。回國后的山本耀司,一方面幫助母親在裁縫店內做著定制,另一方面,開始整理自己的理念,做起成衣。


雖說他在巴黎感受到了西方時裝以及時尚主流,但卻并未因此受到影響。1972年,他開設了自己的服裝公司,努力將自己設計的寬松服裝推薦給本國人。這家時裝公司,就是如今風生水起的「Yohji Yamamoto」。

毫無疑問,他的同名品牌Yohji Yamamoto在早期的設計均是圍繞著獨立女性展開,從日本傳統服飾中汲取靈感,用質材的豐富組合來傳達他的理念。


不久,他便遇到了川久保玲。與山本耀司一樣,川久保玲也是一身黑色,一頭齊肩短發。


兩人不僅經常討論關于時裝設計的看法,更開展了一段柏拉圖式戀情,

這場戀情終以川久保玲嫁人而結束。


1977年,沉淀了5年的山本耀司,在日本發布了首個女裝系列,讓他得以名聲大噪。

在東京發布個人秀之后,他決心打回巴黎。這樣的決定,也并非是要讓自己大放異彩,只是希望可以將自己對時裝的理解帶到那里。

1981年,山本耀司終于在巴黎完成了自己首個海外發布會。只可惜,對于這個發布會,大家似乎并不買賬。

全國綜合性日報《衛報》的時裝編輯曾言“在那之前巴黎從沒有過那種黑色、奔放、寬松的服裝,它們引起了關于傳統美、優雅和性別的爭論”。


1982年,山本耀司再次舉辦時裝秀,這次,他將秀場定在了羅浮宮。而他的時裝卻依舊是黑色的主調,松松的包裹住身體,與當時法國的時裝大相徑庭。


這一次,時尚圈對于他時裝的反應可謂是出奇的憤怒,

將這種風格稱為「廣島的屠殺美學」。

法國的《費加羅報》甚至在頭條用了《來自日本的冒犯》具有攻擊性的標題來抨擊山本耀司。其他的報紙更是用日文寫了“さよぅなら”的字樣,讓他滾回日本。


好在,比起大學時期“出征巴黎”的不知天高地厚,闊別幾年的山本耀司成熟了很多,持續的從經典的東方式優雅與純粹的線條里重構時裝。

他確信“只有打破這所謂的和諧才是最美麗的”,其骨子里的反抗精神,

也幫助他在巴黎支撐了下來。

1985年,習慣以寬松、解構的服裝示人的山本耀司,終于登上曾經拒絕自己的雜志《ELLE》。他的碰壁之路,也就此告一段落。

一路拾荒,成為新一代服裝潮流


憑借骨子里的抗爭精神,山本耀司帶著Yohji Yamamoto在法國時裝界一路拾荒,創造新的設計格局。

在女裝的設計上,賦予女性更多的力量。他認為“女性讓衣服緊貼身體是取悅男人的行為,那并不高尚,男性與女性不應被區別對待”。這點,在1999年的春夏女裝秀上,表現的淋漓盡致。


1999年,Yohji Yamamoto的女裝是以黑色婚紗為主調,模特一邊走秀,一邊把頭紗脫掉,希望以此讓女性擺脫婚姻的桎梏。





在男裝的設計上,他更崇尚于“流浪漢”式,讓男人遠離西裝革履,幫助追求與眾不同的男士成為常規生活的“局外人”。


經過多年努力,山本耀司也無需在掙扎度日,旗下擁有的品牌也由原本的同名品牌增加了Yohji Yamamoto+ NOIR、Yohji Yamamoto男裝、Y's、Y's家具、Y's Mandarina、Y's男裝、Y-3等多個品牌,成為新潮的掌門人。

大作不斷的山本耀司,自然也不僅局限于與阿迪達斯固定的合作系列Y-3,也與各大品牌聯名跨界推出深受粉絲們喜愛的單品。





每一件都能感受到山本耀司所堅持的美學。


在《Lens》雜志的訪談里,山本耀司曾這樣形容自己、北野武、還有情色攝影師荒木經惟。


“我們都是被嫌棄的人、被討厭的人、不被喜歡的人。如果不介意自己被嫌棄,反而一直努力的話,反倒會變成受人喜愛的人。”


大概在這個極速更迭的世界,大浪淘沙之后剩下的,也許永遠都是像他一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人吧。



關閉
香蕉视频黄下载_香蕉视频色板_香蕉视频色版_香蕉视频污